有感而發
這是老人的碎念
文有點長
慎入
不看也可以聽個歌拉~XD

【莫忘初衷】

首先
看到這四個字的時候
你們腦海中
會出現什麼畫面?

//先想想在往下看//

--(社團招生時)--

看到一群奇怪的人
做著奇怪的動作
喊著莫名其妙的話
跳著彷彿公園裡面會出現的健康操

他們有著種種的不協調
卻可以看他們笑得很愉快

很明顯知道他們不會是親戚
卻可以很深刻的看著他們展現出來
一種家的感覺

聽著他們喊著相同的口號
一種力量進到了我們的心中
讓我們有了悸動
讓我們知道將來也許會很不一樣

那個口號
叫做[康輔社]

--(當學員的時候)--

每一次的社課
或許是老師
或許是顧問
或許是幹部

不管台上是誰
台下的我們
或動或唱或喊或跑或玩

有時候很好玩
有時候很無聊

但是不管做些什麼
總是會因為台上的幹部們笑得很開心

接著
帶著不同的心情
參與了不同的活動

羞澀的迎新
累得半死的新訓或是寒訓
滿懷期待的聯誼茶會
玩到笑到沒力的各個社慶

那時候的上下課
多了一個基本功課

寫公關卡

那時候的期待跟驕傲
是收了多少張的公關卡以及不同的徽章

認識越多人
越感覺一種不同以往的心情

放鬆
無憂無慮

--(被選上實幹的時候)--

心驚膽跳
滿懷期待
手足無措
渴望認同
尋找突破
追求成長

頓時發現
找到了個方向

摸到了個門

打開之後
不知道會進入什麼樣的世界
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推了一把

開始了不同以往的生活
肩膀上
心裡
好像多了些什麼
想緊緊抓著就不放開

辦了第一個懵懵懂懂的活動

之後
有人離開
有人留下

進入抉擇
家庭、課業、朋友、社團、情人

還不懂得該如何是好的我們
有人妥協
有人抗爭
有人無謂
有人無畏

最後在
昏天暗地
滿身汗水
緊緊牽手
相擁依靠
的幾天幹訓後

接手了幹部的稱號

--(當上幹部的時候)--

玩樂的感覺還在
卻換了個面向

從前自己玩得開心就好
現在要帶著小一歲的他或她去創造回憶

看著同為走過一年的各校夥伴各顯神通
比誰叫得大聲
比誰玩的開心
比誰可以很跟著跳舞
比誰可以跳的久

在怎麼大吵大鬧
總會嘻笑的和好

共同的牽絆
是這個家

康輔社

原來
不只身邊的同期是家人
不只自己的學長姐是家人

原來
不管身在什麼地方
不管身在什麼學校

我們都是康輔社

最好玩的是
看著不同的人
在同一個環境
玩著不一樣的東西
有著一樣的熱情

原來
我們不是只有玩樂
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
在每一次的相處
在每一次的開會
在每一次的練習
在每一次的互動
在每一次的活動

瘋狂的學習
人際關係
活動規劃
危機處理
團康
主持
帶動
等等之類的

還有正面與反面
沒有永遠的開心
開始懂得黑暗面

很多的無可奈何
還是得一一地度過

內鬥
互鬥
理念不合
想法不同
作風相異

好的情況
互相
壞的情況
妥協

不知不覺
在開心之餘
多了點沉重

這是成長

有些人打死不相往來
有些人一笑泯恩仇
懷著不同的心思的我們

還記得當初的快樂嗎?
還記得當初的堅持嗎?
還記得當初的豪語嗎?
還記得當初的夢想嗎?

開始猶豫了
開始懷疑了

幹部的最後
是交接
選出接班人
教下去渾身解數

嘔心瀝血的幹訓

發現
原來
以前的快樂是無憂的玩樂
只要用力玩就好

幹部的快樂是沉重的傳承
把好的傳下去
把壞的自己收好
然後看著下一屆能發光發熱

然後交接
然後升上顧問

--(當上顧問之後)--

才知道學習還沒有停止

沒了負擔
沒了責任
還剩下什麼

負責

新的一代
如同新生的小孩
他們的觀念
他們的想法

他們的所作所為
不管好壞
來自於我們的傳承

也是我們要負責的

所以我們也還是在學習

怎麼教他們
怎麼帶他們

原本以為是帶著他們成長
後來才發現
不知不覺中
我們也跟著成長了

//以下碎念//

悄悄的看了十多年
很多世仇是怎麼來的
就意見不合來的
然後在硬是冠上正統或是派別什麼的

這本來就是常態
人本來就是會喜歡跟玩得來的一起玩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撇開這些來看
一起玩不好嗎

當你們在想起初衷的時候
有出現誰不好誰很爛誰很討厭的畫面嗎

還是想著想著就不自覺上揚的嘴角
本來初衷就是要玩得開心

那身為顧問的我們
是要教什麼下去
玩的開心還是對立?

而新一代的你們
有想過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嗎?

不管怎麼樣
我都相信這邊的各位
都用了不同的方式
在高中三年康輔的回憶裡面
用開心以及驕傲
寫下了不同的篇章

也都相信
很多時候看到夥伴的時候
不會去想他或她是什麼學校的
而是都用康輔人來稱呼

我們不只是好夥伴
更多時候會像個家人

說道這邊
你們的初衷是什麼?

最後
世仇或是看不順眼這個
誰不跟誰辦活動什麼的

其實
可以無解也可以很好解
雖然看了十幾年都沒有解
不過就在於怎麼去教下一屆的而已

上一代的恩怨
有必要也傳給下一代嗎?
還是自己收好就好?

我也會對一些人覺得不好或不喜歡
但還好我沒有教自己的學弟妹
不要跟誰的社團合辦活動

好不好不是我們說了算
而是讓他們自己去體驗不是嗎?

不管好壞都會是個學習都會是個成長

重點就在於下一屆
是不是可以玩的開心
是不是可以累的值得

沒去試過怎麼知道適不適合?

當然不可能這邊說一說
大家就馬上和樂融融的手牽手和好

但至少可以開始去改變

還記得自己的初衷嗎?

那最純粹的快樂
那滿是汗水以及淚水的夢
那緊握就不想放的執著

把它傳下去吧

我們
都是康輔社

雖然來自不同地方
卻有同樣的康輔魂
有著同樣的康輔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艾玩 的頭像
熊艾玩

熊艾玩的部落格

熊艾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